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抗争

发布时间:

  《家》书评

  抗争

  翻过《家》的最后一页,我仿佛已和那些人一起受过苦,一起在魔爪下挣扎过。我陪着那些可爱的年轻生命欢笑,也陪着他们哀哭。这是怎样一个正在崩坏的资产阶级家庭全部悲欢离合的历史,那永远沉默着石狮子的漆黑公馆,像望不穿的黑洞,吞噬并包藏着一种令人辛酸的封建!

  回忆起,高家堂皇的房檐下掩埋着多少阴暗和痛苦的魂灵。那绝望的呼喊,撕心裂肺却不能支声的抽泣都那么真切;鸣凤刚烈的一跃,梅姐凄楚的离去,瑞珏惨淡的走远,剑云痛苦的表情,觉新绝望的挣扎。他们的背影,他们的脸颊,都久久无法离去。我心酸、痛苦,更是气愤和警觉。

  这样的家庭,这样社会,这样的命运给我们是要抗争的。然而,绵软的挣扎就像跌进更深的黑暗,只有更深的痛苦。因为抗争注定是萧萧洒洒,轰轰烈烈而彻彻底底的征服。

  觉新最年长却最是惨痛。这样的大家庭里,他要讨爷爷高兴,他要让弟弟们听话。可他的软弱和那永远矛盾的思想,让爷爷痛骂他,弟弟责怪他。他丢了梅姐,也失了妻。只留下自己的躯壳在公馆里任人指弄着。也或许连那躯壳也没留下,他什么也没有。我知道,曾经他有美妙的幻梦,有光荣的前途,在短时期里还为自己斗争过。但又拿“作揖主义”和“无底抗主义”把自己的头脑麻醉了。这样的斗争是无用的,只会让他在无数封建势力的打击下变得更麻木。他眼里含着泪水忍着一切不义行为却不说一句话,好像他活着就是为了敷衍别人。一个地方,会令他钻心懊悔,撕裂的伤口血淋淋,换个地方,他竟会开心的笑,继续着恭维的生活。我相信是这种“间忘”毁了觉新的一辈子。

  封建家庭里总看得到无知却满足的脸,无论怎样,他们崇拜着或起哄着。完全不顾曾经受过的疼痛和侮辱。幼小的淑贞以她那双站不稳的小脚在阳光下欢乐的踢键子,她只听娘说,“小脚女人幸福”;嫁出去的婉儿,好像十分不情愿过,不过现的她好像更漂亮了,红润的脸蛋和娇羞的笑容。我承认,他们是快乐的,他们是富贵的。但他们就像封建的寄生虫,当腐败的所有轰然倒塌的一瞬,他们自是覆灭的没了踪迹,这样的快乐又有何意义呢?压迫下不抵抗的人,最终是惨淡的。只是有些善良温柔的生命,在太多折磨下,悲伤的离去更早。善良的一点点星火,被无情的大脚像踩灭烟头那样,只见灰烬。每当想到瑞珏的温柔,梅表姐的淑慧,剑云的善良,留下的是一阵凄凄艾艾……

  啊!斗争吧,年青的生命,对这丑恶的封建彻底的抗争啊!生活本身并不是一个悲剧。

  觉慧的坚毅和顽强自是最值得赞扬的。或许在那个大家庭里,他是不孝的,他是顽固的,他让哥哥左右为难,他让爷爷生气。但他努力学*新思想,他的行为鼓励了多少人,拯救了多少人。连那个本该最无知的婢女也懂得了抗争,既使那种抗争也是莫大的悲剧。但那种悲,越深越有意味。觉慧在抗争的阻力里仅管艰难的前行,丢失了最爱的少女,受到了家人的不解,但终于下定了决心。他要工作要传播和接受新思想。他走了,毅然的别了故乡的绿水。不是无情,兴许新的思想能拯救他衰老的家族。他是孝子,他是前行的勇士!

  有人说,觉民也是幸福的,他得到了琴。但他并没有觉慧坚毅的抗争过。是的,他该幸福,但那幸福兴许有些淡然。封建的势力里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但他适宜的抗争只拯救了自己。或许封建的环境里他总会有不时的痛苦,也或许他会成为另一个觉新。

  只有觉慧,他要征服,征服这个社会,征服那冰冷的封建。这,才是抗争,彻彻底底的抗争。

  “我们是青年,不是畸人,不是愚人,应当给自己把幸福争过来!”抗争吧!在这永不停息的激流里,抗争吧!轰轰烈烈,彻彻底底的征服!让生活的激流载我们到自己的海洋去!

  作者单位:无 指导老师:无

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