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说理不是捏紧的拳头而是摊开的手掌_论文

发布时间:

。   j   _  |   2   每 | 酸   说 理 不 是 捏 紧 的拳 头  而是键开的手掌  在 公 共 生活 中 , “ 说理 ” 是 一种 运  用 语 言 的理 性 交 流形 式 , 目的是 表 达  看法 、 解释 主 张 , 并说 服 别人 。说 服 是  针 对 具 体对 象 的 , 也 是 为 了取 得具 体  紧 的拳 头来 相 互 交 往 , 人 类 才得 以进  入 文 明社 会 .   . ● 徐 贲  里 的 专 家们 , 所 能 听得 懂 的道 理 。说  理提 出的“ 看法” 无 论 具 有 如何 充 分  然而, 并 非有语 言的地 方就 自动  会 有说 理 , 有 语 言 的地 方 必 须 有 自由   的 理 由, 都 只是 一种 具 有 “ 或然性” 而   不是 绝对确定 性 的结论 , 因此 , 说理  总 是 可 以再 说 理 的 , 说 理 是 一 个 过  效果的。在英语 中, 说服( p e r s u a s i o n )   一 才能有说理 。 说理是 一种在人类 的 自   由思想传统 中产 生的公共话语形 式。   1   7世 纪英国诗人弥 尔顿在 《 论 出版  自由》 中说 , 在 没有对手 的情况 下 的   说 理是没有意义 的, 这 时候 的说理充  其量 也只 不过 是 一种“ 逃避 的 , 自我  封 闭的 , 得不 到运用 , 也毫无 生机 的   美德” 。他 问道 : “ 如 果 没 有 自由 而公  开 的论 辩 ” , 又哪 里会 有 真 实 呢 ? “ 在  词 的拉 丁词 源 原 义是 “ 敦促 ” 和  程, 不是最终结果。   说 理 不 只 是 指 思考 和 明理 , 而 且  还 指 用 理 由来 证 明合 理 。 因此 , 说 服  必 须 包 括 用 理 由— — 说 得 通 , 别人 能  “ 甜” , 也就 是好 言相 劝 , 与希腊 语 中这  个 词的“ 令人欢愉” 和“ 甜” 是相 同的。   《 伊索 寓言》 里, 有 一则“ 太 阳与   风” 的 寓言 。 相 互夸 口说 自 己是 最 强  的太 阳 与风 进 行 了一场 比赛 。 风 看 到  一 接 受的理 由一一 来支持 自己的看 法  或 观 点。 说 理 所 运 用 的“ 辩论” , 这 个  词 的 拉 丁 词 源 原 义是 “ 银” 。 把 意 思说  个 穿着 外衣的行客 , 就说 , “ 谁能使  这 个人 脱 掉 外 套 就 算 赢 了 。” 风刮 了   又刮 , 但 刮得越 凶, 那 个 行 人 就 把 外  得清 清楚 楚 , 就 像 一块 纯银 , 银 器越  打 磨 越 光 亮 , 可 以 投 射 出 清 晰 的 映  所有 的 自由中,我最需要的是知情 、   说 话 、 凭 自 己 的 良知 说 话 的那 种 自   由。 ”   套 裹得 越紧。然后太 阳出来 了, 照在  行 人 的 身 上 ,他 很 感 谢 太 阳 的 温 暖 ,   把 外套 脱 下 来 , 搭在手臂上。   这个 寓言告诉我们 , 说服 强 于 强  像, 或者像 人们 * 时所说 的“ 真 理越  辩越 明” 。可惜现在的许 多“ 辩论 ” 不  仅 是 粗 糙 的 , 而且 是 不 允许 打 磨 的 ,   有 的 照 出扭 曲 的 映像 , 有 的根 本 就 是  混 暗不 明 , 有 的语 言 甚 至 根 本 就 是 为  长期 以来 , 说理在 中国被 当作 一  种攥紧拳头 , 而 不 是 摊 开 手 掌 的话 语  制,  占希腊哲学家芝诺( 被亚里士 多   德称为“ 论 辩术 ” 发 明人 ) 有类似 的看  法: 说服 是一 只摊 开 的手 掌, 而不是  一 行为。这样 的“ 说理” 便 成为“ 论 战” 、   “ 口诛 笔伐” 、 “ 占领话 语阵地” 和 向对  方报 以“ 投枪” 和“ 匕首” 。 这 一观念令  无 数 人 深 受 其 害 而浑 然 不 知 。   了制造这样 的效果 。奥威尔说过 , 扭  曲真 实的语 言“ 就像乌贼 鱼喷射 出的   墨汁” , 它模 糊 了事 实 的 轮廓 , 掩 盖 事  个攥 紧 的 拳 头 。 说 服 是 欢 迎 别 人 加  入对话 , 既 不 是 企 图限 制 他 们 有 自 己   的看法 , 更 不 是 威 胁 他 们 不 准 有 自己   的看法。   说理 需要* 等、 理 性地 对待 不 同   意见 , 这 并不只是 出于说理者 主观 意  愿 的宽宏 、 宽 厚或宽 容 , 而是 由说 理  本身 的话语特性决定 的。 说理不是科  学论 证 ,它所讨论 的是 不确定 的事  情, 不是确定的事情。 “ 确定” , 顾 名 思  实的细 节。这样 的语 言是说理 的天  敌。   人 们 需要 说 理 , 因为 说 理 比 不说  说理 跟人 的和* 需 要结合 在 一   起, 它是 通 过 说 明和 协 商 , 而 非暴 力 、   战 争 来 解 决 人 间可 能 出 现 的 矛 盾 冲  突, 并 形 成 一 种 可 以称 为 “ 讲理” 的 文  理 更能找到真实和公正的东西 , 而真  实和公 正的东 西在本质 上来说 是优  于 虚假 和 不 公 正 的 。 一 般 来 说 , 真 实  和 公 正 的 东 西 是 比较 容 易 证 明 而 且  比较容易说服人的。更为重要的是 ,   义, 是不 需要讨论 的, 印使在科 学中,   也 不是 什 么都 能确 定 的。   明秩序。 所有 的战争和 混乱都是在没  有协商 、 无理可讲 的时候发 生的。讲  理 和 协 商 都 离 不 开语 言 , 由 于语 言使  说 理是 向所有公众

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