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我选择,我无悔——谈我的宁夏支教经历_论文

发布时间: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 队 伍 建 设  我 选 择 一 s我 无 悔   谈 我 的 宁夏 支教 经历  南 安 霞 溪 中学  陈 海 柱  今天 . 到 这 里 . 对 在 座 许 多 德 高 望 重 的 同 行 们 , 不 敢  来 面 我 来 好 像 有 点 离奇 , 却 都 是 事 实 。 可   妄 言 师德 . 只 是 想 把 我 教 师 生 涯 中感 受 最 深 的一 段 经 历 说 出 我   来, 与大 家 分 享 。   吃惯 大米 和清 淡 食 物 的 我 .不 * 惯那 里 的 主食 和 口味 , 不  得 已 我 只 能 自己做 饭 .这 对 于 在 家 从 未 掌 过 勺 的大 男 人 来 说 ,   是 何 等 的  容 易 。 菜也 是 一 大难 题 , 买 附* 根 本 没有 菜市 场 , 荣  20 年 8月底 , 自愿 报 名 、 导 推 荐 和 相 关 部 门考 核 , 04 经 领 我  有幸 成 为 福 建 省 第 六 批 赴 宁 夏 支 教 队伍 中的 一 员 。 我 带 着 福  建 人 民对 宁夏 贫 困 地 区 百 姓 的 一 片 深 情 厚 意 , 负 神 圣 职 责 , 肩   远离 故 乡 .满 怀 希 望 和 信 心地 踏 上 那 片 古 老 而 又 神 奇 的 黄 土  地 . 到 了 国家 级 扶 贫 支 教 点 — — 宁夏 自治 区 同 心县 窑 山博 爱  来 中学 . 始 了 为期 一 年 的 支教 生涯  开 和城 市 的繁 华 喧 嚣 不 同 的 是 , 那里 是 一 方 清 静 的 圣 地 。远  要 到 县 城 才 能 买 到 . 四 十公 里 的距 离 , 好 一 周 买一 次 浆 。 三 只 + 有  时周末下大雪 , 到不 了县城 . 只好吃成菜 了。离开家 乡几个月 ,   除 了 对 家 乡的 思念 . 是 对 猪 肉 的思 念 。在 座 如 果 了 解伊 斯 兰 就   教 的 老 师 就 知 道 , 民不 吃 猪 肉 , 不 让 人 吃 。 整个 同心 县 , 回 也 连  一 块 猪 肉的 影 子 也 没 有 . 有 带 腥 臊 昧 的 牛 肉和 羊 肉 。一 次 到  只 海 原 县 拜 访 队 友 , 喜 地 发现 那 有 卖 猪 肉 的 . 奋 地 买 回 了几  惊 兴 斤 。 又 不 能 “ 目张 胆 ” 煮 和 吃 , 能 等 当 地 同事 不 在场 才  但 明 地 只 “ 偷偷 摸摸 ” 过 一 回猪 肉瘾 。 地   除 此 之 外 . 所 要 解 决 的 困难 就 是 消 除 与学 生 问 的 语 言 交  我 离了流光溢彩的霓虹 , 远离 了 日新 月异的现代文明。 在那里, 我  看到的是触 目惊 心的一 面 :沟壑蜿蜒 、黄土飞扬。 由于 海拔  20 00多米 , 水资源严重匠乏 , 靠天吃饭 . 倘若 久旱不遇甘霖 , 粮  食 欠 收 , 活 将 更 贫 困 。 J 年 前 . 山 乡 被 联 合 国 教 科 文 组 织  生 L 窑 定 性 为 “ 适 合 人 类 生存 的 地 方 ” 然 而 . 克 服 了 种种 6难 , 不 。 我 f   * 在 那 里生 活 了快 乐 且 充 实 的 一 年 。   在那 里 首 当 其 冲 要 解 决 的 困难 就 足 适 应 恶 劣 气 候 。 与 江  南温 暖宜 人 的 天气 相 比 , 部 早 晚 温 差 很 大 . 不 小 心 就 会 着  西 一 流的 * 。 记得 , 第一 节课在作 自我介 绍时, 当我把陈海柱三个  三 字 写 在 黑 板 上 时 , 学 们 带 着 本 地 的 腔 调 异 1同声 地 说 :陈 海  同 7 1 “ 猪” 。我 说 是 “ ” 是 “ ”但 他 们 却 一 直 读 作 “ ” 而 当我 把  柱 不 猪 , 猪 。 “ ” 猪 字写 在 黑 板 上 时 . 时 仝 班 静 下 来 。后 来 才 知道 他 们 不 轻  顿 易提到这“ ” 猪 字  为 了尽 快 跨 越 这 道 情 感 交流 上 的 * . 到  达 凉 、 冒。 天 , 常是零下 2c 感 冬 通 0c的气 温 , 水 成 冰 。 天 。 滴 一 当我  “ 相识 、 相知” 课余 时间我便要 求和帮助他们 加强普 通话和英  , 语 1语 的练 * 。 7 1   走出门口时, 了个趔趄 , 打 差点摔倒 。原来 是刚刷牙的水 , 已结  成 冰 了 。 冷应 属雪 融 化 时 , 经 常穿 了 两件 棉 裤 和 三双 袜 子 , 最 我   出 门 时还 冷得 直 哆 嗦 。 了 抵 御严 寒 . 们 在 屋 内 生起 了 炉子 , 为 我   俗 话 说 :优 良 的种 子播 在 地 里 之后 。 要合 理 地 施 肥 和 浇  “ 还 水才能结 出丰硕的果实 ” 种作如此 , 。 教育又何尝不是? 那里的  学 生 南于 经 济 困难 而 没 有 配 套 练 *本 子 . 是我 几 乎每 灭 都 要  于 花 大 量 的课 余 时 间 来 给 他 们 蠢 资 料 , 亲 手 在 黑 板上 抄一 些 精  并 选题 . 让他 们 通 过 有 效 的 练 * , 时 巩 同 所 学 知 识  生 没有 听  及 学 煤灰满屋飞 , 还会塞鼻子 , 手一摸都是黑 色的粉末 。除了严寒 ,   宁 夏还 是 沙 尘 暴 屡 屡 “ 访 ” 造 的重 灾 区 . 刮 起 风 来 就 是 天 昏地  一 暗 . 燥 的 大 风俨 然 就 是 一 台 大 型 、 效 的 自然 烘 干 机 . 常 手  干 高 时 刚 一 洗 完 就 立 即 干 了 。 严 寒 干 燥 的 气 候 , 让 我 感 到 周 身 不  力 材 料 , 自己 录 制 ,



友情链接: